易然卡

这个人懒死了,什么都没写

[双荣/铁锈]

原谅我吧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了 [哭晕]
@衍尘

——————————————————————————————————————————————
闷热而又潮湿
雨,根本没停,但也大不起来。
淅淅沥沥的雨点慢慢的掉在了屋檐上,然后重重的,摔在暗红色的地面上。
身着墨绿色衣服的青年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看着暗沉沉的天花板。
眼睛空洞,无神,没有聚焦点,没有一个活人该有的样子。
他非常专注,以至于本来鲜红色的血凝固在脸上他也没有理会丝毫。
他就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回想这刚刚发生的一切。
那个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的人,要杀他。
那个人白皙修长的手指从桌上摁住刀子,慢慢的滑过来。
木头上有东西滑动的声音可不悦耳,尤其是,用刀柄刻意滑动。
他带着面具,即使不摘面具,青年也知道那是谁。
他站起来,走过去,那个人出手了,刀子刺破了他的衣服,慢慢的没入了他的身体。
一股腥铁锈的味道。
他抱住那个人,隔着面具,吻了那个人。
刀子被那个人拔出来了,哐啷一声落在地上,带面具的人摘下面具,清秀面庞上黑底色的倾世的红瞳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青年。
青年把他搂过来,把唇贴在他刚刚用沾染了自己血液的手擦过的唇上。
腥铁锈,是甜的。

【机器心/双荣】

        高层的楼屋,顶尖的技术,X公司,一个机器人的发明公司,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公司,更多人为了研究机器人而来。
         荣光,型号为125573的半人型机器人,有自己的独立思考空间,可以独立生活。
          一个近乎完美的不完全型机器人是X公司最先进的科技,被人带走研究也是很有可能的。于是,X公司发明了另一个不完全型机器人。
          荣暗,型号为168437的机械化人类,有程序化的巨大信息储存空间,可以单项控制,也可独立生活。
         总体说来,荣光是一个有情感的机器人,而荣暗,则是一个毫无情感的人类。

         宽阔整洁的办公室内一位的中年男子坐在旋转座椅上,背对着脸上有着酒红色月牙的金发少年,用极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到:“168437,你的看守目标为125573,他可是我们公司最先进的科技。”“是的。”暗红色的眼眸在阴影下发着点点光亮,但却无一分生机,显得十分空洞,给人以恐怖以及冰寒。168437机械班的走出了那个昏暗的房间,关上门,迈着程序编程好的步子朝目标的地点走去。
        “你好,请问要点儿什么?”头发金灿灿的一个少年拿着托盘一脸温柔的对着面前的一个坐在靠窗桌椅处的女孩笑着,阳光照在他清秀的脸上,阳光,生机,在他身上尽显出来,根本不像一个出厂的机器人。紫色眼睛的女孩捋了捋满头的黑发正了正头后水蓝色的蝴蝶结,也笑道“珍珠奶茶,再来一份饼干。”紧接着又是一声:“我我我!我要两份,不,三份鱼丸!”金色瞳眸的白发少年激动的站了起来,右手拄在桌子上左手伸着食指上下晃着,不过马上被一身黑衣的棕发少年给按了下来“丸子,礼貌点儿。”“切,要不是今天大飞请客我才不会这么激动,臭屁精你管得着本天才吗?”“你个丸子~%?…;# *’☆&℃$︿★”“臭屁精~%?…;# *’☆&℃$︿★”125573见状赶紧去救场“好了好了,还要什么?”两喵见状便消停下来,继续点单。“叮铃”门口处的铃铛被门碰到发出清脆的声响,又有人来了。黑底深红的眼睛被墨镜挡住,身上穿了一身看上去还算“正常”的衣服,坐在一个空位上。“先生要点儿什么?”他看了他一眼,不带任何表情和感情冷冰冰的说道“125573?”荣光被吓了一跳,慌忙回答道“嗯,是,是我。”那人扭头看了看窗外,不说话了,各种冷漠的背对着荣光,荣光心里百感交集,有一种想抽他两巴掌的冲动感。『我去大哥你谁啊!要不要这么拽!要点快点不点快走我们很忙的啊喂……[此处省略一万字]』荣光内心十分复杂,现在撵他也不是,留着他也不是,『算了,干脆……』荣光就当他没来,继续工作。
        太阳慢慢的朝地平线走去,余晖撒满了大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荣光收拾好东西关了店门,朝自己家走去。“你跟着我干嘛?”荣暗见走在自己前面的人问这个问题,便停下脚步,摘下墨镜依旧机器班的说着“我是你的新看守者,我是168437,我叫荣暗。”荣光蒙了,这个冷冰冰的机器化人类是自己的新看守?要知道之前的看守者不是航拍就是还不如自己先进的完全化机器人,而且到最后坏了就是被拆了。荣光并不喜欢他们,毕竟自由是每个人都向往的,机器人也不例外。“那,你住哪儿?”以往的看守者都是在荣光家门口或者隔壁住,但那都是机器人,像荣暗这种机器化的人类根本不可能受得了那种环境,“你家,和你一起。”不包含任何感情但是却让荣光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有自主思维的机器人会脸红都很正常,但是红成这种程度别说是机器人,就是人类也很难做到。“诶?!可,可是,这个,额……”荣光没和任何人一起住过,家里突然就要多了一个人要住让他有些语无伦次,他并不想撵他走,也不想让他留下来。“可以吗?”冷冰冰的荣暗在这句话中似乎包含了一丝温度。荣光缓了口气气,转身背对着他,阳光撒在金发少年眼角下纯白的半月上,【很漂亮】荣暗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很漂亮,荣暗的内心甚至有了一丝波动。许久,在荣光考虑清楚后,他便又回头朝那已经呆住的冷冰冰的人儿爽朗的笑了笑,清脆的声音从沁红的嘴中流露出两个让荣暗能记住一辈子的字
“可以。”